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法律法规 > 文章

深观察|狗咬人、车撞狗:狗死狗有理?法律别是糊涂账

发布日期:2019-06-11 浏览次数:

事例1 :重庆的罗某与梁某饲养的犬只在小区内追逐戏耍。罗某的犬只束犬链,并由罗某带领;梁某的犬只未束犬链。梁某的犬只在追逐罗某的犬只时,奔向了正在步行的李某。李某受到惊吓,在退避中摔倒受伤,致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、尺骨茎突骨折、腰1椎体压缩性骨折。法院判处梁某赔偿李某各种损失9.8万余元。

事例2: 波象山的吴某驾车正常行驶,一只白色萨摩耶突然冲到马路上,因躲闪不及撞死小狗,被狗主人陈某索赔3000元,象山交警认定车主负主要责任,狗主人负次要责任。吴某通过网络发布引关注,交警改认定为狗主人负次要责任,车主负主要责任,还称双方已达成协议解决。

事例3 :5月31日,湖北宜昌向先生在小区遛博美犬,突然一条大黑狗蹿出来,先咬伤了博美犬,后咬伤了向先生的下体,“阴囊、左上肢、左背等多处被咬伤”,狗的女主人扬长而去。向先生“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手术,阴囊缝了30多针,才脱离生命危险”。警方虽然查清了大黑狗的主人是谁,但至报道时事情过去好几天,狗主人依然未露面,也没有一声道歉。

三个事例三种类型,从不同侧面反映了遛狗中的法律风险。此外,指使狗伤人事例,近期未发生,本文也结合去年的相关案例给出评析。


狗没撞到人,也可能要负责

重庆的“狗案”判得不错,具有很好的社会指导意义。被害人不是被狗咬伤而是被狗惊吓摔伤,人狗没有接触,狗主人不仅要承担医疗费等赔偿。这可能颠覆很多人的观念:“我的狗没有碰着你呀?”

法律不这么认为。《侵权责任法》第78条规定:“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,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,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”。

据此,饲养动物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要件有三:(1)是饲养动物的本能动作,若是受人指使,则动物只是伤人工具,不适用该条动物致害责任。重庆案子中梁某的犬只存在“奔向正在步行的李某”之动作。(2)他人受到损害,不限于被狗咬伤的损害,也包括被吓摔倒的损害。该案中李某受吓摔倒全身多处骨折。(3)损害同动物的动作之间有因果关系。若在狗离开外,李某走路不慎摔倒受伤,显然同动物的独立动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,无需担责。

本案三个要件都具备,动物的主人梁某理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,而本案中被侵权人李某正常步行,没有故意逗狗等故意或重大过失,故梁某没有减轻责任的理由,当然应当全部赔偿。而且第78条没有要求动物的饲养人或管理人主观上有过错,亦即过错不是责任的构成要件,因此动物致害责任被称为无过错责任。

本案中有一点容易被忽略,即梁某不拴狗绳的行政责任。《重庆市养犬管理暂行办法》规定,“重点管理区域内(城区)携犬出户的,犬只必须挂犬牌、束犬链,犬链长度不得超过1米,并由成年人牵领”。梁某未束狗链,更谈不上由成人牵着,其行为无疑具有违法性,可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。重庆上述办法对此的处罚后果是,由公安机关对其处予警告并处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,以及收容犬只。

报道中未提及行政处罚内容,应该是没有处罚梁某。表面上看,梁某在行政责任上是占了一个便宜。仔细一想,若梁某此前遛狗不拴狗绳,即被警告并处500元罚款,他从此拴上狗绳遛狗,就不会发生本案了。


狗在公共道路上没有“路权”

宁波象山的狗案,交通责任认定书上“交通事故事实”一栏上清楚显示:“甲车南往北行驶,与路上小狗相撞,狗绳未牵。”可见事实很清楚,未提到车辆违法,应属正常行驶,狗未束链遛上公路被车撞死,交警首次作出“司机负主要责任”的认定,不仅没有法律依据,也违背基本常识判断。

宁波养狗限制非常严格。公民出户遛狗限制为20时至次日6时,出户时必须束犬链,挂犬牌,并由成年人牵领;不准携犬进入市场、商店、饭店、学校、医院、车站、码头、机场及其他公共场所等。

根据上述规定,连人多的公共场所都不让狗进,更不用说到车来车往的公共道路上去了。也就是说,狗狗在公共道路上根本没有“路权”,狗狗上路被撞死,狗的主人天经地义应负全责,南京和南昌报道出来的案例就是这样处理的。这应该形成一条铁律。宁波狗案在舆论的关注下,警方改为“狗主人负主要责任”的认定,其实仍只是“打折的正义”,司机理应无责。


恶狗伤人,立法有不足
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ICP备1103592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110102
Copyright © 2003-2023 河南新闻网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