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月》那个炎夏,天好像塌了

早熟而敏感的孩子,都不会有太快乐的童年。

就像《八月》中的男主人公小雷,虽然也会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到处疯玩,但安静的时候,他的双眼所观察到的人和事,是人情冷暖,是百事繁琐,能像照相本子一般,深刻在脑海,这些,并没有太多快乐可言。

很相信《八月》的 导演大磊,就是那个影片中的小雷长大后的模样,而小雷的那些所见所闻,就是如今身为导演的大磊,在脑海中对过往的记忆。所以,电影就是这么奇妙,有的时候,可以畅想未来,有的时候,可以复古历史,更多时候,它又是一个造梦的工具,在若实若虚中,完成对记忆的一次祭奠。

《八月》的故事,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一个内蒙小城,主人公小雷刚刚小学毕业,参加了中考。其实,战台烽也是在一九九一年小学毕业,参加了中考,或许,我的生活,和影片中的年代,有着高度的重合,因此才会感觉,看电影,就像穿梭到曾经的少年时代,在一段又一段的时光中,或漫步,或跌跌撞撞的前行。同样是一个早熟而敏感的孩子,对过往的记忆,同样是各种酸甜苦辣咸的细节,快乐的记忆总是相通的,不快乐的记忆,却都是五味杂陈的堆砌。

《八月》中的那个八月,也是知了嘶叫、阳光毒辣、孩子们百无聊赖的一个夏天,只是这个夏季,却在不动声色中,酝酿了一场暴风骤雨--企业改制。那一次的"下岗"潮,对如今而言都影响深远,身处电影制片厂的小雷一家,也是于无声之中遇惊雷,生活的节奏和未来的规划,都变得无头绪起来。

当然,与之相匹配的,还有小雷的小升初成绩,距离重点中学三中,差了那么几分,对一个家庭而言,孩子落榜,同样是一件似乎天塌了的事情。差的分数,可以找人托关系花钱搞定,可是近乎无以为继的事业生存,又该怎样让曾经倔强的大人们,低下高贵的头颅呢?

《八月》本应很炽热,却总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忧伤,无论是小雷一家,还是周围的亲戚、邻居们,时代之变就这样让人猝不及防而来,你抗拒也罢,欢迎也好,总归需要接受,内心的焦灼,丝毫不逊色于天气的炎热,黑白的画面,无法掩盖片中人物的焦灼,以及时代变革中的迷茫与狂热。

《八月》的故事比较碎片化,那是时间河流的缓缓流淌之感,看《八月》会让人想起诸如《菊次郎的夏天》或者《冬冬的假期》,但《八月》与它们又有着太多的不同,影片由少年投射出了太多的大时代之变。这几年看太多的对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怀旧影像,倒都不如这部童眼看世界的《八月》,来得更加纯粹和朴实。

或许,许多年过去,我们逐渐遗忘着曾经的记忆,但那个夏天,天似乎塌了的那个夏天,就这样被封存加固,在记忆被激活的瞬间,又如此鲜活的呈现在眼前。天并不会塌,塌的只有人们的内心世界,如何坚强的挺过去,如何倔强的再出发,如何低下高贵的头,如何深处奋斗的手,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态度的转变,也是一个时代给国人带来的改变。

印象特别深刻的是,最后小雷的大家庭合影的瞬间,他伸出了右臂,仿佛揽住了在远方做场工的父亲,可惜,时光如弓射,没有回头路,即便生活不够快乐,也要勇敢的向前吧,少年!未来的天,靠你们撑。

这个三月,要看《八月》,因为那个八月,改变了很多人命运的半生。


本文标题:《八月》那个炎夏,天好像塌了 - 电影
本文地址:www.hennews.com/movie/10869.html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